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台州深观察

仙居:违建纸箱厂的拆与留

台州深观察 责任编辑:陈胜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1日 08:42 阅读次数:85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在深入推进“三改一拆”工作中,历史违建因其复杂的历史原因,往往成为处置过程中的一个老大难问题。日前,仙居县南峰街道下新屋村的村民向记者反映,该村有一家违建纸箱厂,生产经营十多年。在村民们反映两三年后,今年11月16日,当地街道组织人员对其进行拆除,可是只拆除了一部分。余下的纸箱厂,仍在正常生产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来看记者的调查。

      根据村民反映,记者找到南峰街道下新屋村帕塘自然村的这家纸箱厂。走进红色砖石搭建的简易厂房,里面传来机器运作的笃笃声。

      该名工人告诉记者,这个纸箱厂是租用村民个人土地造起来的厂房,已经在村里经营了十多年。是不是违建,她并不清楚。然而,记者在现场看到,大门南侧的围墙有被明显拆过的痕迹,厂房西面空地上也残留着一堆碎石砖瓦、竹子以及拆除的蓝白色铁皮。

      村民们说,半个月前,南峰街道对该处纸箱厂进行过拆除,但只拆了其中一部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仙居南峰街道办事处城建办副主任陈澄非:“它其实也是一次整体拆违的一部分,然后拆的时候我们是区分现行违建和历史违建,然后它那个现在没有拆完的那幢房子,其实是它村里面等于说一直存在的村里面公房,权属是属于村集体的,违建性质属于历史违建。”

      陈澄非说,在11月16日当地组织的集中拆违行动中,按照分类处置原则,街道拆除的那部分,是该纸箱厂今年新增的违建,而余下这栋属于历史违建。对此,同时参与拆除行动的南峰国土资源分局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

      仙居县国土资源局南峰分局工作人员官泉水:“那么按照现在你说,没有手续的都是说,说违法都是违法。那违法还有分历史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一类的。”

      办公室工作人员:“我们对于新增的违法用地,就是即查即拆的。”

      仙居县国土资源局南峰分局工作人员官泉水:“新增的肯定是要,所以说之前说的那个,新增的它建筑后面弄上去的肯定要给它拆掉,那么至于老的原来在的,那肯定是,(下一步进行,)要整治好了,怎么弄,才去怎么样去疏导,或者怎么样去整治,”

      从土地利用规划图上,我们看到,该纸箱厂所在地块虽然是村庄建设用地,但纸箱厂在使用该地块时并没有办理相关用地审批手续。

      仙居县国土资源局南峰分局工作人员官泉水:“今年刚弄上去的建筑,把它拆掉了。”

      记者:“新弄上去的建筑给它拆掉了?”

      仙居县国土资源局南峰分局工作人员官泉水:“嗯。”

      记者:“那么原来老的那栋房子呢?”

      仙居县国土资源局南峰分局工作人员官泉水:“老的因为,因为它这个时间有点长,那不是说一拆了之这么简单的,因为它有二十多年了”

      然而,对于拆除的那部分,记者从村干部口中却听到了不一样的说法。

      仙居县南峰街道下新屋村村委会主任应伟强:“这个好像有点出入。可能您听的时候有点出入,或者是,人家描述的时候有点出入。出入的地方是指,该拆的,以及留下的那栋,都是同时违建,同时建成的,应该这样说。”

      应伟强的意思,拆除的那部分和余下的这栋厂房是同时建成的,都是历史违法建筑。而村支书郭跃进又给了记者第三种说法。

      仙居县南峰街道下新屋村党支部书记郭跃进:“这个是,当年一起建的,一部分是当年一起建的,一部分它是后来,怎么改造什么东西这样子弄一弄。拆了一部分,拆了一部分。”

      按照村支书的说法,拆除的那部分,既有新增的违建,也有历史的违建。而对于为什么只拆除了一部分,郭跃进是这样说的。

      仙居县南峰街道下新屋村党支部书记郭跃进:“这个搭是(当年)一起搭的,它那边部分,这部分好拆点,因为(余下)这部分它是机器在里边,一下子不好挪。南边没有什么机器,要拆倒很容易就给它拆掉。”

      因为没有生产设备,容易拆,所以先拆除南侧的这部分违建。对该处纸箱厂为什么只拆除一部分,各方说法不一。

      那么,余下的这部分违建,接下来又将如何处理呢?

      记者:“那么现在余下的这栋厂房,是怎么样处理,给他们期限?”

      仙居县南峰街道办事处城建办主任李世立:“它是村集体的。现在叫他(纸箱厂)搬掉,也叫他搬掉,归村集体的。它这里本来就村集体的。”

      记者:“这栋房子是村集体的?”

      仙居县南峰街道办事处城建办主任李世立:“嗯。”

      李世立说,这里原本是村集体公房,街道要求纸箱厂限期搬迁后,将该处厂房归还于村集体。据调查,该纸箱厂所在的地块是属于下新屋村村集体的,分给各家各户作为晒谷场来使用。2000年前后,书记郭跃进向村民租用该处场地,盖起了厂房,办起了自己的工艺品厂。

      仙居县南峰街道下新屋村党支部书记郭跃进:“那时候是我建起来的,也就是十五年前建起来的,它这个按道理这种也是属于临时建筑。”

      记者:“那栋建筑是属于村集体的,还是您个人的?”

      仙居县南峰街道下新屋村党支部书记郭跃进:“这个要,不属于村集体的,原先是我的,现在转给纸箱厂了。”

      郭跃进说,该厂房并不是村集体的。2009年,他以两万块钱的价格转手给了现在的纸箱厂,所以该厂房应该是属于纸箱厂的。对于这个违建的纸箱厂,究竟该如何处置,各个部门开始的时候,意见分歧比较大。

      仙居县南峰资源分局工作人员官泉水:“当时村里面也是作为,打算作为村集体经济的一个概念去(发展)的。”

      仙居县南峰街道下新屋村驻村干部胡明虎:“村里面认为村里面集体经济比较薄弱,把这个地方再,要么重新再搞一下,重新再发包,增加集体经济收入。”

      记者:“街道有一种说法说,村里头可能考虑到村集体经济的收入,村里是想保留它的,对吗?”

      村干部:“不可能。”

      南峰街道下新屋村村委会主任应伟强:“我作为村委会主任,作为我们村委会的班子成员,她也是村委,我们村委会这一块肯定是没有同意的。”

      以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的名义保留该建筑,应伟强说,这不是村委会的意思。然而,在10月28日该村召开的两委会议纪要中,我们看到这样一段话:“纸箱厂属于违法建筑应当拆除,又考虑到村集体经济缺乏,为提高集体收入,应当采用纸箱厂原址进行拆建后招投标,面向全县人民价高者租用。”(下划线)

      南峰街道下新屋村村委会主任应伟强:“当时是,我们开会的这几个人,当时,书记提出来的,郭书记,因为他是第一次弄起来的这个人,他提出来提高经济收入,是不是可以不用拆。”

      南峰街道下新屋村村党支部书记郭跃进:“保留的,当时就是假如能,村里面现在这个,做,反正整个现在说企业也不容易,拆掉也感觉到有点可惜,其他的没什么考虑,只不过是有点同情拆掉,那么这个从环境综合整治角度来说,现在大趋势也应该拆除。”

      因为各方意见的不一致,该违建纸箱厂的处置也一直没有进展,据介绍,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当地街道就一直在催促该纸箱厂搬离。

      南峰街道办事处城建办主任李世立:“是上半年,上半年早早就叫他搬掉了。记者:当时一直没搬?对,他这个厂里面,这范围没地方搬,现在我们这边不拆得都很厉害,到处都拆,给它拆掉了他这里没地方搬,后来就留到今年这个下半年。”

      10月23日,当地村民提出意见,强烈要求南峰街道对该纸箱厂进行拆除。[文件图片]10月28日,经村两委班子会议商议,决定对该纸箱厂进行断电,让其搬离。

      南峰街道下新屋村村委会主任应伟强:“如果不迁出屋的,停电停到那个,然后。记者:停电停到12月31号,再进行相应的措施或拆除。可是他自己把电推回去了,那这句话就不成立了。”

      记者:“那我们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突然间就组织人员去给它拆除了呢?”

      南峰街道办事处城建办主任李世立:“村里面要大整顿,要给它搞卫生他们搞不进去,这些地方,又他们有人告状什么东西弄来弄去的,我们就给他(拆了)。”

      直到11月16日,在街道组织的集中拆违行动中,该纸箱厂被拆除了一部分,但仍旧留下一部分没有拆掉。对于余下的这部分违建,当地街道表示。

      南峰街道办事处城建办主任李世立:“也叫他搬掉,要给他拆掉的,叫他纸箱厂现在做的全部叫他搬掉,也要给他拆掉,拆掉。记者:有给他期限吗?期限就叫他今年全部都搬掉的。”

      主持人:最终,当地街道顺应民意,给出了拆除的时间表。不过,我们依然有一个疑问,原本不拆的决定,出发点是考虑村集体经济,村民的整体利益,却遭到村民的反对,显而易见这是个和村民意愿相悖的决定。新闻里我们看到,村两委内部对于是否要拆掉纸箱厂,意见彼此相左。按照相关文件精神,村集体土地满足一定条件,可以进行开发,获取收益,这是目前各地集体经济增收的重要途径,但一幢违建不拆,却可能因此阻挡了村庄致富振兴的道路。虽然我们无法准确还原,南丰街道事开始出于什么样的具体原因,考虑保留这处违建,但回到当初,如果一切违建处置都能遵照相关政策法规,或许后面这一切的矛盾纷争都将不复存在。

    文章来源:台州深观察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