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仙居:转让设备 还差5000元没拿到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泮昊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6日 15:34 阅读次数:31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做买卖,讲究诚信,只有以诚信为本,生意才能长久。最近,仙居的周女士找到大民反映说,她同别人做生意,说好的月底结清尾款5000元,但是时间早过了,自己也没收到钱。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一起来关注一下

      周郑芳告诉记者,5000元尾款的事情,要从她经营低温酸奶开始说起。

      周郑芳:“从今年(2018年)5月份到9月份,从元一把那个经销商的经销权接手过来,经销商呢还是元一的,我从里面拿,就是吧,好像承包下来做一样的,把整个东西接手下来。”

      周郑芳说,她从伊利公司在仙居的经销点元一公司把存放和运输低温酸奶的设备盘了下来,可经营了几个月后,行情并不好,自己就不想做了。

      周郑芳:“就是我做了几个月呢,后来想想,不想做了。不想做了嘛,就叫伊利公司重新找下一个经销商,下一个经销商呢,就是伊利公司也找来了。”

      之后,公司找来了一个新的经销商,由公司牵头,新经销商以二手的价格盘下了周郑芳手上的设备。周郑芳觉得自己新价买入的,短短时间以二手价卖出,有些吃亏,想要些补贴的钱作为平衡。

      周郑芳:“因为硬件了,我当时就新价接过来的,后来转手的时候呢,伊利公司都是折旧算的。当时也是我说我不肯么,因为当时的时候,交接的是这样的,不一样吗,我就不行么。他们就是妥协给我补5000块钱,这5000块也算在里头。”

      周郑芳说,新经销商同意了她的补贴要求,在付完全款之后,答应再给她5000元。但是这5000元,并没有随着设备的款项一起直接打给自己。

      周郑芳:“算下来,算好之后呢,整个交接好了还要欠5000块钱。5000块钱还要到11月底给我。”

      眼看着说定的11月底的时间到了,周郑芳开始催新经销商把5000元钱打过来,不想对方竟拒绝了。

      周郑芳:“他现在的理由说三轮车要还给我了,当时那三轮车呢,我是7800元接过来折旧(转让)4000块,胡总他们从中调解么,以4000块低价折旧给他。这个是二手车,当时也没有说要达到什么程度什么的。”

      周郑芳所说的三轮车,是转让设备中一辆运奶的电瓶三轮车,新经销商同意以4000元的价格买下,但是现在新经销商不要这车了,想从5000元的尾款里扣掉这笔钱,打算付1000元给她。

      周郑芳:“那就是她说话不算数,要反悔我肯定不同意了。为什么呢?这个二手的东西我们明着么说好不反悔,连一句话都没有,又说不要就不要了,这个总不行吧。”

      周郑芳认为,虽然没有和新经销商签买卖合同,但是,自己也做了这么多年买卖,生意人说好的,就不该反悔。了解了周郑芳的诉求,随后记者找到了新经销商陈女士核实具体情况。

      新经销商 陈女士:“电瓶车我花4000块钱,我肯定是不会要的。这个4000块钱的电瓶车现在开开十几分钟都开不到,我肯定是不会要的。”

      陈女士告诉记者,不是自己不守信用,而是这辆电瓶三轮车质量有问题。

      新经销商 陈女士:“我买电瓶车的时候呢,我老公说是3500元,但他们说那个4000块钱,然后当时他们保证跟我说,保证可以在市区开一天的,让我想想嘛,反正生意都接了吗,那算了那4000块就4000块。”

      为了验证陈女士的说法,记者试开了这辆电瓶车。开车前,车上的仪表盘上显示有100%的电量,当记者驾驶时,电瓶车开出不到10米,就停下了。经过多次实验,这辆电瓶三轮车确实如陈女士描述的一样。陈女士还说,当初扣下5000元尾款,也是出于这方面的担心,自己就留了个心眼。

      新经销商 陈女士:“就是说以防万一,有什么问题,市场上面和电瓶车怕有什么问题,所以说当时就压了5000块钱,要确认都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我才会把钱打给他的。她一开始不同意的,拍桌子说不同意的,但我说这个我肯定要先去试过,因为我怕担心我有问题,我没办法找她,所以就她也同意了。”

      陈女士说,现在电瓶三轮车有问题,自己当然不会把5000元全部打给周郑芳。但为了了结此事,陈女士当场也给出了两种解决方案。

      新经销商 陈女士:“要么就是她自己开过去把电瓶换好,我把5000块钱都给她或者是我去把电瓶车修好,让电瓶店给我们开发票,凭发票把那个钱减去,其它的钱我再打给她。如果她同意的话,反正就这样子,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记者又向电话周郑芳进行求证,周郑芳表示自己从未承诺过陈女士保证金这样的话。

      周郑芳:“这个事情根本没说,没有没有,陈莹莹也根本没有提的,一句话都没说,她这个5000块钱跟三轮车是没有关系的。伊利公司说交接,就是整个交接完了再给,本来是当天一起打的,她可能是想赖这笔款,所以把这笔款赖到月后。”

      了解至此,双方对5000元尾款各执一词,很难协调下来。针对这种没有协议,存在争议的情况,大民随行律师李佳纶谈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大民随行律师 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 李佳纶:“鉴于周女士和陈女士之间,当初没有签订相关协议或者是合同,那就很难说清,还原的是当时的情况,那么如果说像买方陈女士所说的,当时所扣押的5000块是作为机器设备包括这辆二手电瓶车的保证金的,那么现在电瓶车确实出现了问题,且这个问题也不是陈女士这方造成的,那么,陈女士可以到相应的维修店进行维修,并根据发票在保证金当中扣除。那么也可以,周女士这方愿意的话,由周女士这方先去维修,而后,陈女士再将5000块的保证金打还给周女士。但现在的情况是周女士并不承认这5000块是作为保证金,而认为是陈女士一直没有支付的尾款。但因为鉴于这种情况的话,双方没有任何书面依据或者是相关的人证,在法律上,很难寻求到一个法律保护。”

      在节目播出前,记者了解到,采访过后,公司出面替陈女士修好了电瓶三轮车,她也将5000元的尾款打给了周郑芳。事情虽然圆满解决了,但是,在这里,大民还是要提醒大家,做生意诚信固然重要,但涉及到买卖金钱往来结算,彼此都要有书面协议,写明款项的用途和支付方式等,白纸黑字有个依据,就不会遭遇出了问题,有口难言的尴尬了。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