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仙居:老人夜钓落水 责任如何划分?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杨滟北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2日 10:43 阅读次数:106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台州在线》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仙居县白塔镇的吴先生,这段时间为一件事情耿耿于怀:老父亲72岁了,喜欢钓鱼,有时候还去夜钓,半夜出门,到了早上才回家,今年5月23日,老人又去夜钓了,但迟迟未归,几天之后,家人找到他时,已经溺水身亡了。通过监控,吴先生发现,父亲是在通过一个施工便道时被水冲走的,为此,他认为,这起事故引发的根本原因是施工便道存在安全隐患,施工方应承担责任。

      事发现场位于仙居县白塔镇永安溪朱湘公潭,吴先生当天带着记者来到这里。介绍了事情发生的大致情况。

      吴先生:我父亲一般平时钓鱼,他一两点钟出来钓鱼,大概早上7点钟左右就回家了。但那一天,我妈到镇里面去买菜,大概8点多的时候回家去,发现我老爸还没回家,就马上是打他电话,发现电话是关机了,就马上感觉有点慌。

      由于吴大爷出门前跟家人说过,他要到这一带夜钓,所以,家里人第一时间到朱湘公潭找。

      吴先生:找到这个地方之后,发现他的电动车停在这个坝上面,但人是没看到,所以第一时间就报警。白塔派出所这边也派人过来了,就马上调了这边的一个渔政的监控视频,发现落水的点就在这个桥上面。因为他晚上头是戴着一盏矿灯,对,一盏矿灯,就跟着这个灯亮,他一直走到这个桥这边来,走到桥中间的时候,感觉突然往下停顿,停顿了一下大概几秒钟,就后来看到这个灯顺着这个水流往下飘,那我们就判断他在这个桥上落水。

      确定落水,各部门在方圆数公里的范围内开展了搜救行动。

      吴先生:组织了一个强大的人力,一天都有一两百个人在这边施救,找了七八支搜救队,在帮忙参与搜救。25号上午的时候,大概9点钟左右,才在10多公里下面找到我老爸,找到我老爸,但是不幸的话,他已经溺水身亡了。

      吴先生说,父亲的意外与这条施工便道有莫大的关系,他提供了一张照片,水面与路面相距仅几十公分,路面不平整,与现在维修过的路面有很大差别。

      吴先生:这个完全不一样,现在的水相对来说只有那一天的一半左右,那一天的水整个涵洞,整个水泥管道上面整个都是满掉的,上面还在桥面上大概有二三,三十公分左右的水在桥面上。(当时的桥面是什么样的?)并不是现在这个样的,当时的桥面一个比较低洼的,比较简单简陋的,就是个涵洞上面,它大概是桥形这个样子,有点凹型,对,凹形的,对,这个水从凹形的这边,我来的时候还是从这边流过去的,就在桥面上是不平的,上面还有几块乱石都放在上面。

      在施工便道附近,摆放着一些牌子,显示施工单位为宁波龙云盛宏生态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吴先生说,这个便道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我们现在看到的护栏是事后焊接的,当时现场并没有警示标志。

      吴先生:大概是两米直径的一个洞,五个,加起来总共十米,把这么宽的一个河流,直接把它压缩到一个十米宽的河流,造成一个水流比较湍急,所以这一块我认为是施工方的问题,是他最重要的一个,是他制造了安全一个隐患。第一个就是他河道私自擅改,把它变窄了。还有一个就是他自己警告标志护栏这些安全措施都没有做,特别是晚上的时候,你如果这个地方不让行人行走,你在这个地方可以设置栏杆或者把大石头堵住,说禁止通行,否则后果自负,那我们如果出了事也不会找到他头上。

      吴大爷的意外离世,让吴家人一时间很难接受,他们认为施工方在现场设置上存在过错,希望面对面的协商,但是,吴先生接触了以后,很是失望。

      吴先生:我爸出了这个事情23号开始 ,到救上来这段时间,施工方没有人参与一起搜救,甚至连一个慰问的电话都没有,后来在调解的时候,他还说,那个项目经理还说,他这两天他出差了,他不知道这个事情,还有一个项目的施工的负责人,他说到外面去买鹅卵石去了,所以这个事情他没关注了,感觉他们很冷漠。

      事发以后,吴先生积极寻求政府帮助,5月28日,当地政府组织了一次多方协调会。

      吴先生:我老爸这一块,因为他是成年人,自身的安全也有尽到一定的责任,当时法律顾问的原话是,他是轻微责任,那政法委书记这边也说是施工方是主要责任,我们这边是次要的了,叫施工方这边尽快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出来。但这边28号到现在31号,又过了三四天时间,那边是还是一点态度都没有。昨天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很搞笑的建议,他说就给到你10万块钱,这个事情就了了,(那10万块钱是什么钱?什么名头的?)他这个是赔偿10万也没说什么东西。

      5月28号组织的协调会,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施工方参与协调的工作人员说要回去先商量。对于这个10万的赔偿,吴先生不愿接受。那么,施工方究竟是个什么态度呢?

      老父亲夜钓走了施工便道,意外溺水,那么,现场究竟有没有警示标志?施工方怎么看责任划分的问题?10万的赔偿数额又是怎么个说法呢?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的负责人告诉我们,知道老人落水后,他们也积极配合了救援。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负责人朱康飞:就说在找人,然后需要我们上面机械调配,现场管理人员给我们打电话,他说要把这个管子筒挖掉什么,问我们同意不同意,我说那肯定的,找人是,(生命第一位,)对,这是我们肯定是无条件配合的,我说该怎么样,该挖挖,该弄弄,一定要配合他,这是当时我的原话。

      朱康飞说,当初怀疑人可能卡在涵洞时,他们毫不犹豫配合,上机械挖涵洞,损失好几万。现在人没了,要分责任,他们也不逃避,只是这个架在溪面的施工便道,它的作用不是用于人通行,而是为了方便作业,方便机械两岸来回的走,他们想想也很冤枉。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负责人 朱康飞:这不是桥,这是我们施工的一个便道,因为我们在这里朱湘公潭这个位置,要建造一条大坝,就是60米宽度,100米这个长度,建造这样一个。(就是在我们现场的附近是吗?)就在这个流水管子筒上游,(您说的这个便道,)这是给我们工程机械通行用的,我们因为对岸两边有那个锁坝,要把它做起来中间才能把这个拦水坝固定住,(那我们这个便道设计有一个标准吗?)我们这个施工便道只是我们因为工程项目施工员他来安排的,具体是他来安排的,因为到底是宽度怎么样,正因为自己工程机械用的,我们技术员他清楚。

      我们在现场看到,这段溪面的上游大约有三、四十米宽,到了便道处便缩减到十米左右,朱康飞说,白天时,这里的水流没有淹没整个涵洞,溪水与路面还有一段距离,人在上面走也不会被冲走;但到下半夜这里的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因为上游有两个水库,晚上都要放水发电,这排水量比白天多很多。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负责人 朱康飞:我们现在是这样,因为还没有主攻这个地方,当时拦是拦过的,晚上你不相信,到下半夜过来,水都是满的,(很高的对吧?)都水库放出来的。他每天都要放,晚上都要放那个叫什么,有个32个立方米的流速啊,(到了晚上放水,水坝放水的时候,那有可能我们看白天看到的桥面,晚上就看不到了,)对,(看不到了?)肯定的,可以这么说。

      或许吴大爷白天看到这个施工便道可以通过,没有想到晚上却危机重重。那么,便道边上有没有设立警示标志呢?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负责人 朱康飞:按照我们自己的一个施工方案来做的,我们在路口,比如说肯定设了那个警示牌,禁止一切闲杂人等与施工无关的人员禁止入内,这个我们有警示牌的,我们的安全措施也有,我们公司也有费用投下来了,然后按照我们这个施工的安全的标准,由浙江拱川代理公司每月来给我们定期检查的,我们都是合理合法的。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项目负责人 李文龙:有两块牌子放在上面路口的,是这样子,反正也没有人下去,我们人在这里钓鱼,县里有规定的不能钓的。

      事发当晚,现场有无警示标志和防护措施,双方各执一词,因此,责任分担比例也难以确定。但是,施工方说,之前的十万元并不是最终赔偿款,因为项目其中一个负责人叫吴相龙,是吴大爷生前的好友,在公司没有给出最终赔偿款前 ,他从个人帐户取出十万元先行垫付,而非一次性赔偿十万元。

      吴先生的兄弟:相龙个人拿出十万块钱来,然后这个事情先怎么样,然后整个公司就给我们十万块钱这个事情再说。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负责人 朱康飞:那我们也不是法律啊,也不能就定了呀。

      吴先生的兄弟:所以说我们得到的信息不一样。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工作人员:那你那位朋友没有把信息传达给你。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负责人 朱康飞:要不要回话嘛,他又没办法回话。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项目负责人吴相龙:没有回话前提下,自己先垫了,先垫付,(先垫付,而不是他个人的那个人,)对对对。

      永安溪生态修复工程白塔镇段河道综合治理现场负责人 朱康飞:第二个,他顾及到他对这个老吴,本身就认识朋友,对不对,不管怎么样,他过世了,作为他心情也不是很好对不对,大家都这么大的情面打不开,所以说先掏出个十万块钱那他先把这个后事先了结掉,有什么事情好说的嘛。

      父亲老友个人先行垫付10万,具体赔偿金额再行协商,但是吴先生方面不愿意,他们希望能够一次了结,长久拖下去,到时候怕没人管了。双方还是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协商还将继续。那么,这种情况,责任该如何划分?大民随行律师谈了自己的看法。(大屏:事发现场)

      大民随行律师 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 顾卫超:根据《侵权责任法》和其它法律的相关规定,施工企业在路面施工,设置便道或者供行人通行的,应当符合相应的安全标准,同时还应当设置足以引起行人注意的相应的警示标志,像本案中,危险发生是在深夜,像这种情况下,施工单位应当设置足以引起注意的,比如说照明灯、红灯、闪烁灯等等,来提醒行人,或者过往行人注意安全。如果没有设置警示标志,或者设置警示标志没有达到引起行人注意的状况,造成行人或者其它的车辆发生损坏或者损失的,施工单位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像本案中,施工单位在道路施工或者其它施工过程中,设置可以让行人通行的便道,应当符合相应的安全标准,如果没有安全标准的, 应当足以保证行人通过。

      节目播出前,记者联系了当事人吴先生,他表示,采访过后,他又联系了宁波龙云盛宏生态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后来经过多次协商,最后达成三十万的补偿协议,目前款项已到位。事情是解决了,但这种意外我们要尽量避免,正如律师说的,施工现场要设置足以引起行人注意的警示标志,即便是为了施工机械通的便道,在建设时也要按照相关的安全标准进行建设,排除安全隐患。另一方面,生命只有一次,作为成年人,出行一定要注意安全。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